第一版主网 > 藏经阁 > 生日愿望(终极版) > 生日愿望(终极版)15
    發佈地址:KanQITa.℃⊙м第十五章2021-12-03我一打开视频就看到周子豪把时阿姨堵在实验室门后的角落里,这个实验室我有点印象,之前帮时阿姨搬箱子的时候路过见过。【回家的路:WwW.KanQiTa.com 收藏不迷路!】

    实验室不大,对外有三面窗户,周子豪怕外面的人看到,于是选择把时阿姨推到前门门后的位置上。

    时阿姨今天穿得是一件白色的夹克修身外套,下身是一件黑色的长裙,裙子里面是肉色的裤袜,将修长的美腿完全的衬托了出来。

    时阿姨被周子豪堵在角落显得很慌乱,手不停地推周子豪,「你要干什么,这是学校!」「门都关了,不会有人进来的」周子豪的手掀起了时阿姨的裙子。

    时阿姨连忙把周子豪的手打开,把裙摆推了下去,说:「你快放开我」「时教授你小点声,别本来没人你一说话人都来了」时阿姨一下子小声了起来:「你到底想怎么样?」「想干你」「你……」时阿姨推了一把周子豪但没推开。

    「不用怕,现在又没课,没人会来实验室的,」「不行……」时阿姨话还没说完,周子豪向前抱住了她,去吻她的唇,这样时阿姨不得不伸出一只手去推开周子豪的头,一只手去推他的胸。

    周子豪却趁机伸手向下,撩起时阿姨的裙摆,伸到了时阿姨的裆部,时阿姨这才如梦方醒,双手赶紧向下抓住那只手臂,要把这手拉了出来。

    周子豪进不去就干脆抽了出来,手从夹克的下面伸了进去,一路向上摸到了时阿姨的美乳。

    「啊……」被突然袭击的时阿姨忍不住叫了出来,眼睛里全是着急的神色,不得不两只手收回来又去救自己的胸部。

    周子豪又杀了个回马枪,手快速回到下面,而且直接从裤袜上面伸了进去。

    「嗯……」时阿姨涨红了脸,伸手又拉下面的手。

    这一下周子豪伸出另一只手隔着衣服直接抚摸上了时阿姨的胸。

    顾此失彼的时阿姨这下防线全线失守,只能一只手抓住上面的手,一只手抓住下面的手,但一只手力量完全比不上,等于哪里都防不住。

    周子豪下面的手一进去就开始抠挖时阿姨的小穴,「啊……」强烈的刺激让时阿姨叫出了声,察觉到失声的时阿姨不得不收回防守乳房的手用来捂住嘴巴。

    这样周子豪干脆把握住美乳的手抽了出来,当着时阿姨的面把她夹克的拉链解开,然后一把撸起里面的圆领白衫,一对硕大的乳房在白色胸罩的包裹下就暴露了出来。

    而周子豪下面的手也一点都没停下来,这个时候已经可以听到「咕叽咕叽」的水声。

    时阿姨捂着小嘴朝周子豪露出了乞求的眼神,但周子豪根本不去理会。

    从镜头里看到,实验室窗户外面不停地有人走过,如果是时阿姨那个位置,肯定可以听到清晰的脚步声,那可想而知现在时阿姨的心理压力有多大。

    这时周子豪把时阿姨的文胸往下一扒,低头就含住了乳头,「唔……」时阿姨身子跟着弓了起来。

    周子豪一边吮吸着时阿姨的美乳,一边羞辱着说:「时教授你好敏感啊」说完,手伸向了一边美乳,用手指夹住了娇小的乳头。

    也就是时阿姨现在上下三个敏感点被同时攻击,可以明显感觉到,时阿姨小穴里的水声越来越清晰「咕叽咕叽……」也就在这时,周子豪上面的动作都停了下来,手指专心的攻击起时阿姨的小穴来。

    「唔!」时阿姨突然身体绷直了,我看到时阿姨的肉色丝袜被小穴里喷出的大量淫水完全打湿,从肉色变成了黑色。

    这还不算完,周子豪等时阿姨从潮吹中缓过来后,继续开始抠挖,时阿姨一只手撑在周子豪肩上,一只手捂住小嘴,想合拢腿但被周子豪另一只手强行分开。

    「唔……唔……唔……」才过了一会,时阿姨就再一次被周子豪的手指奸到潮喷。

    这下整个肉色丝袜湿透了,全部变黑了。

    周子豪这才心满意足的把手抽了出来,没有了支撑的时阿姨也顺势倒了下去,蹲到了地上。

    周子豪不得不伸手去扶时阿姨,两次高潮后的时阿姨已经软弱无力,莫名其妙地就被周子豪拉了起来,然后被推着肩膀转了个身,双手一只手扶住了门,一只手扶住了,这才反应过来,眼睛里闪烁着泪花,「求求你快停下」「没事很快就好了,真的,很快」周子豪安慰地拍了拍时阿姨的背,然后撩起时阿姨的裙子,把时阿姨的「黑」丝脱到了大腿处,里面还剩一条白色内裤,这条内裤也湿透了,周子豪没去脱它,而是把裤裆处的布料往旁边一拨,然后从自己的裤裆掏出大肉棒就插了进去,「时教授,你紧张归紧张别夹那么紧啊!」他这么一说,只怕时阿姨会夹得更紧。

    随着周子豪开始做活塞运动,就跟前几个晚上看到的一样,一开始时阿姨忍耐的很好,不发出一点声音,但周子豪操了十几下后就开始呻吟起来:「嗯……嗯……嗯……」「时教授,你小点声,别被听到了」被周子豪这么一说,时阿姨果然又忍住了。

    周子豪扶着时阿姨的腰,一边操干着美妇教授的极品小穴,一边四处看着实验室的环境,露出得意的神色。

    任谁也想不到,在各种精密的高校实验室里,以高冷寡言闻名的美妇教授会被自己的学生捧着浑圆的美臀肆意操弄。

    周子豪一边操还一边说:「时教授,你说外面的同学想不想得到,这么冷冰冰的你被我一个大一小学弟按在胯下」时阿姨只能任由周子豪言语羞辱,她怕她一开口就会叫出来,到时候被人听到就全完了。

    周子豪这个时候又说:「时教授,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我终于想出来为什么了」说完,周子豪把整根大肉棒插进了时阿姨的小穴里面,把蜜穴甬道塞的满满当当。

    时阿姨跟着忍不住发出一声呜咽「唔……」周子豪的大肉棒在时阿姨的小穴里面碾磨转动,欺负着时阿姨敏感娇弱的花心,一边说「像我高中班主任的妈妈,她年纪跟你差不多,一开始非常不禁操,大鸡巴一进去还没干几下就哭个不停,搞得我每次跟哄小孩似的,但后面越来越禁操,只有在我操得比较猛的时候才会哭了。

    但时教授你不一样啊,前几次操得时候真能忍,但后面越操越不能忍,越来越不禁操,随便操几下就高潮了,我一直就纳闷,现在终于想通了」周子豪俯身到时阿姨耳边说:「你想知道为什么吗?」时阿姨剧烈地摇头表示不想知道。

    周子豪这时开始恢复抽插,大肉棒一下一下地操干着时阿姨,可以看到,时阿姨双腿之间的地板上已经积了一大片淫水,周子豪说:「那是因为时教授你啊太久不知肉味了,别告诉我说你生下学姐后就没做过爱了。

    一开始呢你被我操还没什么快感,或者说是快感没那么强烈,但被我操了几次后,你的小穴就被我开发出来了,越来越敏感,越来越上瘾,大肉棒一插进去,你小穴里的肉就兴奋的不得了,尤其是深处那里,紧的要死,我敢肯定你老公从来没到过那么深的地方,就跟我那个班主任的妈妈一样,我的大肉棒每次操到那深的地方,你身体就开始抖,尤其是这两天,抖得越发厉害。

    你看,现在就开始抖了……」时阿姨在周子豪的言语羞辱和大肉棒的欺凌下,再也坚持不住,又一次高潮了。

    周子豪拔出肉棒,我看到两团雪白的美臀中间,一股淫水从萋萋芳草中射了出来,像是打开了阀门的水管喷出水来。

    「又喷了……」周子豪兴奋地说:「我说得没错吧,前两次操你的时候哪见你喷过,现在你的小穴都是我大肉棒的形状了,真就开始操一次喷一次,不对,操一次喷好几次」时阿姨被说得无地自容,头也不敢回。

    这时周子豪扶着时阿姨转了个身,让时阿姨扶在了第一排实验桌上,而右边就是窗户,时阿姨吓得马上把身子完全趴到了桌面上,而周子豪就站到了门后的位置,扶着时阿姨的腰,开始继续操干。

    窗外依然人来人往,这些学子们大多都是化学院的,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院里最有名的美女教授,那个高冷的美妇人现在就趴在实验室的桌子上,为了不让窗户外的人看见,身子不得不紧贴着桌面。

    而在她身后,一个大一的小学弟就扶着她的小蛮腰,挺着一根粗长的大肉棒在柔嫩的小穴里快速进出。

    现在只要有人贴着窗户的玻璃往下看,就能看到时阿姨趴着的上身,又或者贴着玻璃往前门的方向看,就可以看到一个大男孩捧着一个蜜桃臀在卖力抽插。

    好在没有人去这么做,周子豪得以专心地操干身前的美妇教授。

    而时阿姨很清楚周子豪的持久力,她很快就再次求饶:「停……啊……停……嗯……」周子豪一如既往的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时阿姨继续小声求饶:「求求你……嗯……啊……我……忍不住了……嗯……」「忍不住要叫出来了吗?」周子豪问。

    时阿姨不甘心地点了点头。

    于是周子豪停了下来,抽出了大肉棒,时阿姨顺势想起身,但被周子豪捏住臀部制止了「不准动,不然我把你扒光」时阿姨只得继续趴在桌上,周子豪先是把时阿姨的丝袜脱下来一只脚,然后把时阿姨的内裤脱了下来,时阿姨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周子豪把湿漉漉的内裤塞到了嘴里,「唔……」然后周子豪就放心的继续操干了:「都是你自己流出来的水,你也不要嫌弃」周子豪操弄了一阵后,伸手抬起时阿姨那只挂着裤袜的美腿,这样大肉棒可以更容易的进入到更深处,跟着周子豪抽插的频率就上来了,时阿姨咬着湿润的内裤那感受可想而知,挤压成一团的内裤会渗出淫水来,等于是时阿姨一直在品尝自己刚刚潮喷出来的淫水,再加上小穴里面的快感越发强烈,快感加羞耻感迭加在一起,时阿姨又一次忍不住泄身了,一股股淫水从小穴里喷了出来。

    「真的极品,这么能喷的小穴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周子豪忍不住赞叹。

    被手指奸喷了两次,被大肉棒又操喷了两次,时阿姨这下彻底无力了,软绵绵地趴在桌面上,这个时候就算把嘴巴里的内裤拿出来,我想时阿姨也叫不出来了。

    稍微等了一会后,周子豪重新把大肉棒插到了时阿姨小穴里面,继续开始操干。

    这副画面实在太过淫荡,一个大学学生站在门后面,把他的美妇教授以一个近乎完美的角度压在实验室的桌上躲过窗外的目光肆意操干。

    周子豪自己可能也过于兴奋,远没有之前持久,这次重新插回去后,可以看到周子豪一直表情挣扎,极力地在忍耐。

    而那边的时阿姨此时已经认命地趴在那一动不动,任由周子豪在后面随意操干。

    「太爽了,太爽了」周子豪一阵低吼后,终于喷射了出来。

    而视频到这个地方也结束了。

    我想起了周子豪在办公室凌辱妈妈的场景,这就是周子豪的风格,单纯的追求刺激,胆大妄为,肆无忌惮。

    我的内心难以平静,总觉得该做点什么,可是我连妈妈被羞辱的时候都没站出来,现在却想站出来真的是有点可笑。

    说起来现在的我,都没有立场去帮时阿姨。

    冷静下来后,我继续准备两周后就要开始的国考,妈妈出去上班了,家里就剩我一个人,莹莹周末休息,知道我在复习后也就自己在家看剧没来找我出来玩。

    这个周末每天晚上十点的时候,我都会照例看一下时阿姨家的监控,周六晚上看到周子豪把赤裸的时阿姨压在沙发上操,时阿姨的两腿被架在周子豪肩上,丰满的臀部高高抬起,周子豪压着时阿姨的屁股从上往下像重炮一样不停地冲击娇嫩的小穴。

    而周日晚上,战场回到了时阿姨的卧室里,这次时阿姨仍然是穿得睡衣,但这次是一件裙装,周子豪把时阿姨摆成了跪姿,裙摆撩起到腰上,然后他就跪在中间输出。

    这样的状况每天晚上都在发生,在三天后,监控里时阿姨似乎已经适应,或者说习惯了周子豪的操弄,这天晚上时阿姨穿的是一件灰色的运动休闲裤,裤子已经被周子豪扒到了膝盖处,时阿姨双手扶着大门,鞋都还没脱,显然是刚进门就被急色的周子豪插入了。

    时阿姨一手撑在门板上,一手撑在门里侧的把手上,向后翘起浑圆的丰臀。

    白色的内裤只是被撩开到一边,周子豪一手扶着时阿姨的臀部,一手压着的时阿姨的腰,好让她屁股翘得更高。

    就这样周子豪操了几十下,时阿姨的身体弯成了一个非常诱人的S弧形。

    而经过这么多天的操弄,时阿姨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抵抗,变成了一只逆来顺受的小绵羊,默默的扶着大门翘着臀承受后面大肉棒的奸淫,发出诱人的呻吟:「嗯……啊……啊……嗯……」伴随着淫水不断地从小穴内流出。

    周子豪又操弄了一阵后,伸手推起时阿姨的上衣,露出穿戴着白色胸罩的一对巨乳,现在的时阿姨已经完全迷失在大肉棒的操弄中,连象征性的抵抗都没有了。

    周子豪的大肉棒配合似的大力抽插了几下,「啪……啪……啪……」的声音非常响亮,时阿姨几乎站立不住,周子豪的手从胸罩下方钻了进去,一边揉着美乳一边加快了操干的节奏,被刚那几下大力抽插操破防了的时阿姨一溃千里,在两个敏感点同时的刺激下马上就招架不住了,「啊……嗯……停……啊……我……啊……站不住了……嗯……」周子豪一听,马上架住时阿姨的身子,防止她滑下去,问:「是因为我操得太舒服吗?」时阿姨一下不说话了,周子豪继续问:「回答我就换个地方」「啪啪啪啪……」的声音稍微慢了下来。

    时阿姨埋着头轻声说了声:「舒服……」周子豪却又问:「那教授想换到哪去继续挨操?」这下把时阿姨又问得无地自容。

    「是去客厅呢还是厨房呢?」「嗯……啊……啊……」「要不去阳台吧?」「啊……嗯……不要……啊……不去……」时阿姨马上拒绝。

    「那要不去你女儿的房间吧」时阿姨听到女儿两个字马上剧烈挣扎起来,伸手想去推周子豪,但现在浑身无力的时阿姨哪能摆开周子豪。

    周子豪很轻易的就制住了乱动的时阿姨,大肉棒大力操了两下,时阿姨马上就老实了,说:「去我房间……」「好,我可是很听时教授的话呢」说着周子豪抽出了大肉棒,给时阿姨脱掉了鞋子和裤子后抱着时阿姨去了主卧。

    但是进门的那一刻,周子豪突然转了个身,把时阿姨抵在时莹卧室门口操弄。

    「嗯……啊……嗯……」时阿姨被突然的袭击搞得措手不及,因为刚刚其实已经接近高潮了,所以这一下没被操几下就身体剧烈颤抖,然后泄身了,大量的淫水沿着两人的结合处流了出来,把周子豪整条裤子都打湿了。

    时阿姨面色潮红,趴在周子豪身上一动不动。

    周子豪这时顺势打开了时莹的房门,抱着时阿姨就走了进去。

    时阿姨尖叫了一声,房门随之被关上。

    因为时莹的房间没有摄像头,所以看不到里面的场景,我想时阿姨因为女儿的原因一定会抵抗很激烈吧,即使女儿早已经不住在这很久了。

    如果时莹没有离家出走,也不会给周子豪机会,而现在周子豪就在女儿的房间奸淫时阿姨,时阿姨的心情又会是怎样的呢?话又说回来,就算一开始时阿姨挣扎得厉害,最后还是会被大肉棒操得毫无办法吧。

    周子豪会用什么姿势?又会向第一天那样吗?当然,里面发生了什么我已不得而知了。

    到了第二天晚上,我看到了一些变化,这回战场回到了客厅,周子豪坐在沙发上,时阿姨坐在他的双腿上,两条双腿赤裸的分在两边,但时阿姨身上的小西装还是完整而又不凌乱的,只是中间胸前的扣子被解开,里面的衬衫也跟着分开,乳罩从里面抽了出来被丢在了一边,一对娇挺的美乳从衣服中间暴露出来,显然是被周子豪有意弄成了这副淫荡的模样。

    周子豪揉捏着时阿姨的美臀说:「我高中的班主任还有她妈妈最喜欢我用这个姿势操她们了」这个姿势是脸对脸着的,时阿姨红着脸想逃避周子豪的眼神也无处可逃,局促的模样让人忍俊不禁。

    周子豪突然抱紧了时阿姨把她揽了过来,对着时阿姨的唇吻了上去,时阿姨挣扎了一下就不动了。

    很快时阿姨的城门就失守了,周子豪的舌头长驱直入钻进了时阿姨的小嘴,时阿姨瞪大了眼睛,往后缩,两人刚分开,周子豪马上伸手固定住时阿姨的后脑,再次吻了上去,大肉棒配合着顶了一下时阿姨敏感的花心,时阿姨娇呼了一声,小嘴再次失守,周子豪的舌头再次攻了进去。

    这回大肉棒不停地碾磨时阿姨娇弱的花心,惹得时阿姨娇喘连连,逃又逃不掉,只能任由周子豪的舌头在小嘴里面肆意扫荡,很快小舌就被周子豪纠缠上了。

    周子豪充分施展他的吻技,配合大肉棒龟头与花心的亲密接触,时阿姨的眼神渐渐变得迷离,慢慢地,时阿姨的抵抗消失了,又过了一会,响起了「吧唧」的响声,时阿姨竟开始回应周子豪的亲吻了。

    周子豪一手继续固定住时阿姨的后脑,一手伸到了时阿姨的胸前,快速精准的找到了时阿姨胸前敏感的乳头,用食指指腹轻轻摩擦那已经充血坚硬的凸起。

    敏感的时阿姨下意识伸手抓住了周子豪的手臂,想移开那只爪子。

    这种象征性的抵抗我在妈妈身上就见得多了,是没有任何用的,或者说,本意就不是真的想。

    因为美乳被袭击,刚开始的时候,时阿姨停下了亲吻,但周子豪紧紧按住时阿姨不放,直到等时阿姨适应后又重新回应起他来。

    这下周子豪放心地收回按住后脑的那只手,向下抓住了时阿姨的另一只美乳,两只手一起轻轻揉捏起时阿姨的美乳来。

    时阿姨这对美乳不得不说秒杀妈妈了,即使是姐姐也比不上,它不仅大而且完全没有因为年龄的原因而变得松垮垮的,仍然非常有弹性,周子豪爱不释手的将这对美乳揉捏出各种形状,使坏似的用力同时捏住一对乳头,时阿姨「啊」地一声头往后一缩。

    因为刚刚专注玩弄时阿姨的小嘴和美乳,大肉棒都停了不动了,周子豪重新挺动起大肉棒,把时阿姨操得不禁呻吟起来「嗯……啊……嗯……」周子豪问:「时教授,舒服吗?」时阿姨红着脸趴到了周子豪肩上,不敢看他。

    周子豪把时阿姨扶了回来,盯着时阿姨迷离的眼睛说:「时教授,把舌头伸出来」时阿姨像是内心斗争了很久,最后慢慢的又极不情愿的轻轻张开了小嘴,伸出了一小截香舌,周子豪也不再强求更多,张嘴就含住了那一截小舌。

    面对周子豪的热吻,时阿姨很快就招架不住,笨拙地回应起来。

    周子豪把时阿姨紧紧地抱在怀里,因为姿势的原因,大肉棒只能小幅度的抽插,现在周子豪更关注亲吻时教授的小嘴,刺激感却一点都没减少。

    突然放在沙发前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铃声非常地刺耳,很显然破坏了现在淫靡的气氛,周子豪顺势把时阿姨放倒在沙发上,然后伸手把手机拿了过来,一边继续操着时阿姨,一边接通了电话。

    周子豪开口就问:「骚阿姨,想我了吗?」电话里传来一个女声,居然是妈妈的声音:「周子豪你在哪?」「我啊」周子豪看了一眼时阿姨,时阿姨现在正捂着嘴巴好让自己尽力不发出声音,说:「我在教授家里」妈妈问:「你常说的那个教授吗?」「对啊」周子豪说,「你别不信,我现在就给你听听」说着把手机放到时阿姨眼前,然后大肉棒开始大力操干,时阿姨瞪大了眼睛,伸手就想打开手机,反而被周子豪抓住,两只手被周子豪抓到了肚子上,这下时阿姨再也忍不住,「嗯……啊……嗯……不要……快拿开……啊……嗯……」然后周子豪把手机拿了回来,说:「我说过肯定能得手。

    信了吧」「那……是她淫荡而已」那边妈妈顿了一下,生气地说了一句:「祝你早点得艾滋病」然后就挂了电话。

    妈妈根本想不到她这一句气话,在周子豪的煽风点火下,让她和时阿姨结下了梁子。

    「她好像生气了」周子豪把手机丢到了一边:「我操得都是良家妇女,贤妻良母,怎么可能得艾滋嘛,时教授,你说是不是?」时阿姨没说话,小穴内的大肉棒不停地操干下,剧烈的快感源源不断地涌入大脑,令她根本无力再去争辩或者否定。

    「刚才就是我那高中班主任的妈妈,估计是因为我有两个星期没操她了,吃醋了」周子豪自顾着继续说:「哦,对了,她刚才说你淫荡呢?」「嗯……啊……啊……」时阿姨终于生气地回了一句:「我不淫荡……嗯……啊……」周子豪嘻嘻笑着:「时教授当然不淫荡,那是谁淫荡?」「嗯……啊……嗯……啊……」时阿姨呻吟着回答不上来。

    周子豪于是放慢了抽插,大肉棒只进入小穴一半,好让时阿姨能缓过来。

    小穴内的刺激没那么强烈后时阿姨明显缓和了一点。

    周子豪继续问:「是谁淫荡?」「嗯……嗯……」时阿姨说:「是你老师的妈妈淫荡……」听到时阿姨的回答周子豪满意的点了点头,重新开始全力操干时阿姨,次次尽根没入,瞬间就把时阿姨操得淫叫连连:「啊……嗯……太深了……啊……嗯……」时阿姨的头就像拨浪鼓一样:「不行了……嗯……啊……不行了……啊……」周子豪忽然说,「她刚骂你了,你得骂回去才行」周子豪拿起手机把电话拨了回去,电话一接通,周子豪就把手机伸到时阿姨眼前,然后问:「是谁淫荡?」现在的时阿姨已经完全沉浸在大肉棒的快感中,想也没想就大声说:「嗯……啊……是你老师的妈妈淫荡……啊……啊……」「为什么?」周子豪继续问,一边继续用大肉棒操得时阿姨无法思考。

    「嗯……啊……不知道……啊……嗯……」电话里妈妈骂了一声:「骚货」然后挂掉了电话。

    看到这样的场景,我走出房间看了一下,发现妈妈并不在家,这才想起来妈妈今天上晚班,现在还在医院。

    我不敢想象,妈妈在医院的什么地方给周子豪打得电话,又是出于什么原因。

    回到房间,我再次看向监控时,周子豪把手机重新丢到了一边,双手把时阿姨的双腿架到了肩上,开始了全力的冲刺。

    时阿姨两条修长白嫩的大腿在画面里是如此的耀眼,而比之更耀眼的是她胸前的那对巨乳,因为衣服都还穿着,一对美乳这样突兀的从中间暴露出来,比裸体下的模样更让人血脉喷张,尤其是大肉棒的快速前后操干下,这对美乳风雨飘摇般前后摆动,明明还穿着那么正式的西装,让人没法不联想起时阿姨教授的身份,她上课的时候应该也是这么穿得吧,但是现在西装的中间不再是包裹得严严实实,淫荡的美乳毫无遮掩地摇摆着,雪白地乳肉如此抓人眼球,与黑色西装相得益彰,黑白的对照下,知识渊博又性格冷清的教授形象和现在在自己学生胯下呻吟的欲求不满美熟妇的形象交织在一起,强烈的视觉冲击和心理上的冲击让人欲罢不能。

    「嗯……啊……嗯……」随着周子豪大肉棒的剧烈冲击,经过刚刚那么久的操干后的时阿姨现在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大脑已经一片空白,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大声呻吟起来:「啊……啊……太深了……嗯……啊……」「周子豪……快停啊……嗯……啊……我不行了……啊……啊……」周子豪也是爽的不行,开始最后的冲刺,大肉棒激烈地摩擦着小穴内的每一处嫩肉,每一次进出都带出大片的淫水,周子豪大声问:「时教授,服不服?」「啊……嗯……嗯……啊……」时阿姨摇着头。

    周子豪大力操着时阿姨,厉声问:「我操得你舒不舒服?快说!」「嗯……啊……嗯……啊……嗯……」这一声似乎把时阿姨吓到了,说:「舒服……啊……啊……」「大声点!」「舒服……啊……啊……舒服……啊……」时阿姨的整个身子都弓了起来,周子豪的大肉棒紧跟着一插到底,两个人同时到达了高潮,爆发了。

    射完了的周子豪意犹末尽,也没拔出大肉棒,而是继续玩弄着时阿姨的美乳,而躺在那的时阿姨,虽然还是没有表情,但面色潮红,双眼紧闭,久久缓不过神来。

    后面他们没有继续再做,这一天就这么结束了。

    这周接下来的四天,每天晚上的剧情都差不多,周子豪就像一只不知疲倦的牛,每天晚上都在卖力耕耘。

    一直到时莹搬回来了,时莹果然跟之前说得一样,两周之后她就搬回了家,因为知道我在做最后的冲刺,所以都没跟我说,没叫我去帮忙搬家,一个人就搞定了,虽然后来才知道她当天是叫了赵悦一起,而赵悦又叫了周子豪。

    我并不知道这些,对于我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这周周末的国考,没有女人希望自己的男朋友是个无业游民吧,而我没有任何专业技能,除了考试这条路我似乎没有其它体面的工作可以找了,时莹太优秀了,我必须考上,我要证明我不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时莹搬回去后,这间房子里每天晚上都会发生的事终于消停了。

    我还是忍不住用监控去查看屋内的情况,时莹刚回来的晚上,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开心地刷着微博,时阿姨不知道在哪里,我找了一下监控,看到她在书房整理书籍,把书柜里的书全部取了出来,然后又重新放了回去,我猜是因为之前在书房做爱的关系,这些书都是随便收拾回去的原因,现在要重新分门别类。

    过了一会,时莹打开书房门,问:「妈,你在做什么呀」时阿姨眼神闪过一丝慌乱,说:「我在收拾书房」「我看出来你在收拾书房了啊」时莹嘟了嘟嘴:「你没事把这些书都拿出来干什么?」时阿姨淡淡地说了一句:「清一下灰」时阿姨的病意外成为了她最好的伪装,不用像妈妈那样逼自己成为影帝。

    看到时阿姨家恢复了正常,虽然我知道这只是表面,但还是松了口气。

    然后专心复习起来。

    想着周子豪再嚣张也不敢当着时莹面就跑去时阿姨家,我接下来也没再去看过监控。

    一直到了周五,我在手机里看到了这些天都被我忽视了的妈妈的视频。

    视频是在酒店里拍的,入眼就是酒店的大白床上趴着妈妈和姐姐,周子豪光着身子坐在她们中间。

    妈妈和姐姐在一起给他口交。

    就这样口了快十分钟,周子豪把妈妈和姐姐推开,然后来到她们身后站到床边,把妈妈和姐姐的身子往后拉了拉,然后就挺着大肉棒要开始抽插。

    因为这两周来周子豪天天都在时阿姨家里,都没碰妈妈和姐姐,现在的妈妈和姐姐显得特别乖巧,妈妈跪趴在床上,不自觉地就摆了个非常标准的小狗姿势,我也愈发地觉得妈妈的胸变大了,之前妈妈最多有B罩杯,现在我感觉可能有C了。

    裸体的妈妈已经有了非常诱人的身材弧线。

    妈妈乖巧的跪在床上,将雪白的屁股翘得高高的,等着周子豪来操干。

    周子豪在后面看着妈妈和姐姐两个大白臀,犹豫了半天不知道该先插哪个,于是又把她们并拢到一起,发现他还没碰过的两个小穴现在都在汩汩往外流水,周子豪嘻嘻笑着说:「都涨洪水了呢」说着就对姐姐的屁股扇了一巴掌,然后紧跟着又「啪」的一声,妈妈的翘臀也挨了一下。

    「啊……」妈妈忍不住叫了一声。

    周子豪还不过瘾,又扇了妈妈屁股一巴掌:「骚阿姨,你该叫我什么?」妈妈咬了咬牙,犹豫了一会,还是小声的叫了一声:「爸爸……」「真乖」周子豪满意的挺着大肉棒先插进了妈妈的小穴。

    「噢……」妈妈发出了一声绵长的呻吟,周子豪这边开始动了起来。

    「嗯……啊……嗯……啊……」妈妈还是叫了起来。

    那边姐姐扁着嘴看着妈妈呻吟的表情,又回头看向周子豪,以往双飞周子豪操一个的时候,会用手去指奸另一个,但这次他好像完全忘了这回事,把姐姐晾在了一边。

    姐姐有点不满意但又不好意思开口。

    周子豪越操越慢,妈妈一开始还在呻吟,但慢慢地就叫不出来了,因为那边周子豪停了下来。

    妈妈奇怪地回头看去,周子豪一脸痛苦,看到妈妈和姐姐看着他,苦笑说:「我说我操不动了你们信吗?」看到妈妈和姐姐神情不对劲,周子豪连忙笑着掩饰说:「怎么可能嘛,骗你们的啦」周子豪咬着牙使劲抽插,但速度完全快不起来,除了前几下外,都是软绵绵的,像在妈妈的小穴里蠕动。

    姐姐哼了一声说:「你这是被你的教授榨干了吗?」周子豪说:「她能榨干我?我现在只是腰有点酸,注意,就是有一点而已」说完,鼓足劲开始操起妈妈来,才操了十来下,周子豪突然「啊」了一声,整个人不动了,手撑着腰:「啊……等等……我腰好像闪了」姐姐连忙过去扶住周子豪。

    周子豪怪叫着说:「孙阿姨,你是医生,你快来给我看看」妈妈没好气往前爬了一下退出体内的大肉棒,坐在那说:「活该你半生不遂」「孙阿姨,快来给我看看」「我又不是骨科医生」「好阿姨,我知道错了,真的,来给我看看嘛」妈妈爬了过去,摸了摸他的腰说,「你先别动,站一会看看」周子豪站了一会后,试着动了一下腰,「还是有点痛」「能动吗?」妈妈问。

    周子豪走了两步,说:「还行」「让你嚣张,这回不行了吧」姐姐在一旁说。

    周子豪又走了两步,然后慢慢地爬上了床,靠着床头坐了下来,舒了一口气说:「这两个星期真特么累死我了」说完一看妈妈和姐姐都恶狠狠的看着他,连忙笑着说:「我这是趁热打铁嘛,得一次性把教授操服了。

    其实我还是最喜欢跟你们做爱」说着对姐姐招了招手。

    「干嘛?」姐姐撇了一眼别过了头。

    「你过来嘛」周子豪说。

    姐姐爬了过来,「叫我过来做什么,你都不行了」周子豪伸手摸到了姐姐的小穴,「我腰动不了,手可没事」然后就把手指插进了姐姐的小穴里面。

    姐姐于是不说话了,周子豪的手指在姐姐小穴里先是轻轻的在小穴口浅浅地进出,等手指完全湿润了之后,插进去了半个手指头,一边抽插一边抠挖,姐姐很快就轻声的哼哼起来。

    周子豪不忘在一旁冷眼旁观的妈妈,也对她招了招手,妈妈扭扭捏捏的爬了过来,跪到周子豪旁边,双腿张开,这样周子豪的手指很容易的就从下面进入了妈妈的小穴。

    周子豪两根手指施展开来,嘴里还不忘调侃说:「想当年宁老师就是被我这根手指弄得欲仙欲死,最后求着让我大鸡巴操」姐姐红着脸说:「是你强奸我的」「你就嘴巴硬」周子豪转头又对妈妈说:「肯定是遗传孙阿姨的,上面的嘴巴硬,下面的嘴巴软」一边说着,周子豪的食指一边整根插进了妈妈下面的小嘴,食指灵活地在妈妈的小穴里面旋转抠挖,敏感的妈妈无力去反驳周子豪的话,只能哼哼唧唧的抵抗小穴内的快感。

    周子豪越战越勇,多插进去了一根手指,重点进攻妈妈的G点,这下妈妈很快就在手指的奸淫下的高潮了。

    「坐上来自己动」周子豪对妈妈说。

    妈妈听话的跨过周子豪的身子,扶着大肉棒插了进去。

    姐姐这个时候动情地靠过来亲周子豪。

    变成了妈妈骑在周子豪身上自己上下动,姐姐贴着周子豪互相交换唾液的状况。

    简直就是帝王级的服务。

    妈妈一开始动的很慢,因为这个女上男下的姿势大肉棒直接尽根没入,强烈的刺激让妈妈没法快起来,但慢慢的妈妈习惯后就可以有节奏的上上下下,而且还越来越快。

    这下周子豪反倒受不了了,「慢点……啊……好痛」妈妈不敢乱动,毕竟周子豪刚闪了腰,真整半身不遂就不好了。

    「还是算了吧」妈妈从周子豪身上退了下来。

    周子豪尬笑着说:「嘿嘿,这次实在不好意思,下次,下次……」「你那个教授魅力就那么大?」姐姐在一旁问。

    「就图个新鲜,嘿嘿,你别想太多。

    哪里比得上你们母女」周子豪说。

    这时妈妈下了床去浴室洗澡去了,周子豪说:「没想到啊,我居然也有不行的一天」姐姐使劲掐了一下他的腰:「让你嚣张」周子豪痛得啊啊直叫。

    视频到这里也结束了。

    后面周子豪也没再更新视频,时阿姨家里也没有任何异样,我安心备考,时间过得很快,我终于迎来了国考。

    对于这场我准备了小半年的考试,我进入考试的瞬间,我感觉比我高考压力还大,高考时的我,很清楚的知道我自己的斤两,妈妈也很清楚,没有人对我抱有任何期待,连我自己都没有。

    高考的时候我的心态很平常,除了想一想我有没有大学上,就没有别的事了。

    而这次与其说是考试,更不如是想证明自己,因为除了妈妈和姐姐,我还有了女朋友莹莹。

    一开始交往认识的她,只是一个清纯可爱的小女生,但后来认识到她性格坚毅要强,能力优秀,还是几家公司最大的控股股东,让我感受到一种令人绝望的差距,随之而来的是深深的自卑,从小到大,我没有做成功过一件事,优柔寡断,没有心,没有决心,浑浑噩噩的过了一辈子,也就是这样的我,才会在妈妈被周子豪欺负的时候不知道该怎么办,被周子豪随便一威胁就失了方寸,换成其他人都不可能的吧。

    这样的我,也有资格做时莹的男朋友吗?我知道,即使国考考好了可能也证明不了什么,只是有时候这成了一种病态的坚持。

    也是一种可悲,因为我无事可做了,我还能去用心做什么?而且如果用尽全力都考不好,我就是一个笑话。

    国考上午考的是行测,试卷发下来20分钟我的内心还纷乱不安,沉下心来的时候我才做了20道选择题。

    好在后面我冷静下来,行测是我练习最多的科目,这个科目其实也就是纯考智力,从平常的练习我至少知道自己智力不差。

    考完行测后,时莹在外面已经等我很久了。

    但她的心情好像不怎么好,我以为是替我紧张,我说:「我怎么看着你比我还紧张?」时莹像是勉强挤出了笑容说:「哪有……」时莹躲闪着眼睛说:「你考得怎么样啊?」「还行吧,主要是下午的申论,我从小作文写得不怎么样,申论又一直是自学」「你一定能行的」时莹鼓励我。

    我们在考点外面吃完饭后去了时莹给我开好的钟点房,在那里休息了一个多小时后我进了考场。

    申论的题目我没有难和容易的概念,对于我来说都是一样的,我也不知道这是优势还是劣势。

    最后的大作文我一开始不知道怎么写,苦思冥想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今天周末,我和时莹又都在考点,那时阿姨就一个人在家,我妈妈今天也不上班,那周子豪岂不是得到了非常好的机会?【末完待续】【回家的路:WwW.KanQiTa.com 收藏不迷路!】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