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老二fulao2下载网址是什么

咪乐|直播| 阿日 片中赋予近未来时空是一个与游戏高度结合的现实世界;人们在这里不只是为了获得娱乐、成就,就连生存也与这里息息相关(你可以盖Mod卖钱XD)。

   白银天分身带走了千世镜,却也帮着救治好了可怜的界主老爹,还给叶修留下了一个代替的宝贝——无敌子母连心绳。

   这个东西有啥用叶修不知道,只知道它很突兀的出现在自己的腰间。

   是跟普通的青蓝色绳子,尖端上挂了两颗心形装饰物,一大一小,也许这就是子母连心的来历。

   他忍不住扯出来把玩,看着细细软软的一根,拿在手里份量和铁链相当,甩起来还算如臂指使具体用途,只能等以后再慢慢摸索。

   一旁的老二叶秋,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是一直遗憾的摇摇头。

   叶修好笑的道:“二哥瘪着个嘴干啥?”

   “兄弟,你这感觉吃大亏了啊!”

   “我知道啊,不过,那本来就是随手捡到的玩意儿,本不属于自己,如今被它的主人要回去,那也是合情合理的。”

   “呸!什么合情合理?你没看到吗,那镜子防御攻击力都是超级厉害,连那个神秘的男人也能反弹其攻击。你要是不主动切割了主仆契约,这辈子谁能伤得到你?”

   “二哥,那前辈说了,我承受不起那么顶级的法宝。你想想看。前辈这么厉害的人,尚且不敢让法宝认主,何况是我这样的小修士,整不好,当真就像他说的那样,整个人变成齑粉。”

   “那只有你这种傻乎乎的笨蛋才会相信,那神秘人八成是在敷衍你,用这么廉价的玩意儿,换走了你价值连城的宝贝,末了,你还对他感恩戴德,喜滋滋的拿根破草绳当个宝贝。”

   老二叶秋越说越气,一把扯过那很绳索,竟然是想要暴力破坏,又是肆意拉扯,又是刀劈剑砍,甚至连火也点起来了。

   裸肩纱裙美丽少女袅袅婷婷

   叶修就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折腾,也没怎么拒绝抱怨。

   毕竟,他现在修为低下,没了镜子护身?就是个弱鸡?没有什么发言权。

   再说了,他也好奇?这绳子听起来这般高大上?是不是也是个破烂玩意儿。

   事实上,当一柱香的功夫过后?老二叶秋累得气喘吁吁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而手里的那根绳子?非但没有一丁点破坏的痕迹?似乎还更加的不平凡起来。

   之前,叶修突然对其法宝的情绪有种感知,好似,这个玩意儿有些不开心。

   是谁被人折磨一柱香的功夫?都不会开心的吧?哪怕这对象是个死物?并不是个人。

   才这样想,就见到着气呼呼的绳子,在自己没有授意的情形下,竟然自己飘了起来。

   叶修不可思议的捂着嘴巴,不明白这子母连心绳想干嘛。

   没有给他太多惊讶的功夫?子母连心绳一个闪身出现在老二叶秋的脑门上空,快速旋转几圈后?却是把老二叶秋捆扎得结结实实。

   “老八,兄弟?你这是何意?想要谋害哥哥嘛?”

   老二叶秋一边痛苦的挣扎着,一边怒斥着叶修?恨不能冲上去咬他一口的样子。

   “冤枉啊?二哥!兄弟我啥也没干?真的,我都不知道这绳子能有这么大的魔性,居然会自己伤人。”

   “哼哼!你别愣着啊,赶紧让它离我远点,再敢歪歪缠,信不信我灭了它。”

   老二叶秋的话一说,似乎又捅了一个不小的马蜂窝,那子母连心绳竟然把他从头到脚密密麻麻的缠绕起来。

   远远看去,叶秋就和一个大粽子差不离,只能趴在地上蠕动着。

   “老八,求你了,赶紧让这玩意儿停下来吧,再缠下去,哥哥我就要被勒成碎尸啦!”

   老二叶秋整个人都不好了,十万分后悔自己小看了一根绳子,这哪里是个没用的废物?这要是废物,那他且不是比废物还不如?被一根废物整治得死死的。

   “咳咳……这个……我该怎么操作?”

   原谅他叶修只是个刚踏入修行世界的无知小修,操控法宝的口诀并没有人教过。

   “你问我,我问谁去啊,我又不是它的主人。”

   老二叶秋被勒得快喘不个气来,整个人都快炸裂了,这语气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啊~~这个~~你等我研究一下。”

   叶修也不是真的想教训一下自己这兄长,虽然他脾气有些火爆,他可做不来见死不救。

   实在是真的无知无觉,对于操控法宝一窍不通。

   抬眼想去找自己的界主老爹求救,才发现广场上哪还有人,所有姨娘早就簇拥着他那个界主老爹,消失得无影无踪。

   “哼哼……跑得贼快!这可真是为难死我。”着急了半响,眼瞅着兄长脸红脖子粗,已然被勒得不行了,不得不另辟蹊径。

   “不管了,就拿死马当活马医。”

   他上前,轻轻的摸了摸那根绳子,就像哄一个孩子一般的柔声细语,“乖乖,你最听话,快快放开我这个兄长,我保证他以后再也不敢碰你一根手指头。”

   老二叶秋原本被勒得开始翻白眼了,听到这话,重重喘了一下,忍不住又给恢复了过来,张口想骂叶修是个白痴,绳子怎么可能这么听话,必须掐口诀才能操控啊!

   这话卡在脖子那里却是吼不出来,因为那绑着他的绳子,真的听话的松开了一些,虽然还没有彻底放开他,但至少没打算要他的命了。

   他惊喜的看着叶修,“老八,我的好兄弟,快快快,继续哄哄你的宝贝,让他彻底放开哥哥。”

   叶修一看有门儿,自然更加耐心的哄了起来,“小乖乖,你好棒,你是世上最惹人爱的宝贝,叶修能遇上你,是积了几辈子的福报……”

   随着叶修的款款温语,那绳子真的越来越松,越来越软,一忽儿就已经彻底松开了老二叶秋。

   叶修欣喜的拿在手里把玩,为自己能有一个随心意的宝贝而兴奋不已。

   至于叶秋,活泛了一下被绑得僵硬的四肢,此时不敢再说绳子的不是,自然把矛头对准了叶修。

   “臭小子,你说你出门万年,是不是踩到狗屎运了,人在家中坐,法宝自己送上门,还一次性来两个,差点没害死我和老爹。”

   叶修有些心虚的道:“我也是受害者,我差点没被那个镜子折磨疯了。”

   “屁哦,这么厉害的法宝,能折磨你?是你自己不中用吧?”

   “二哥,你是真不知道那个镜子的邪门,它自己长脚会自己跑啊,你试想一下,大半夜你睡醒了,眼睛一睁,突然发现自己的枕边立着一面鬼气森森的镜子,里面有个鬼影子若隐若现,试问,你看到这个会作何感想?”

   “额……半夜……照镜子?还是鬼影子?”

   “没错,就是这个,时不时给你来一个,你可能都不知道,我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以为自己进了亡灵境,已经死了,实在是太吓人了。”

   叶修心有余悸的拍拍自己的胸脯,那些个画面,真的不敢想,实在是不堪回首啊。

   叶秋听得眼睛都直了,直接抱拳告辞。原本酸涩的心情瞬间被治愈,有的东西当真是需要拿命来换,他自己虽然也是个神王镜强者,自认还达不到这样的境界,不为外物所惑。

   叶修捂着嘴笑了笑,捏了捏手里的绳子,打着商量的语气,小声嘀咕,“乖乖,以后你的名字就叫小乖乖啦,我叫小可爱,咱俩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好搭档,你要是同意呢,以后你就缠在我腰上,要是不同意,你就缠我手腕上。”

   他这般说完,却是把选择权给了子母连心绳。

   这绳子当真通灵,竟然领悟了叶修的意思,主动缠到了叶修的腰间,显然,对于小乖乖这个名字,它甚是满意。

   一人一法宝相处融洽,渐渐的远离这个比武广场。

   而在其身后,一个黑色的身影闪现了一下,又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昙花一现般。

   那个拿着镜子跑掉的白银天分身在虚空黑洞里穿梭,很快就碰到了一个虚空壁垒。

   那是一种天生的物质,突然出现,在虚空里穿梭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因为速度太快冲撞上去,自己把自己撞的粉身碎骨。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人想不开,在这虚空里玩自杀。

   白银天作为这诸天万界最为尊贵的主人,其分身也不能小觑,自然不会被这样的小小障碍阻隔。

   只见他身子就像穿透一个薄膜一般,一头扎了进去,“波”的一声,留下一个硕大的洞口。

   在洞口就要恢复原状时,一个黑色的身影抓住机会,“哧溜”一下钻了进去,无声无息,并没有惊动到任何人。

   穿透这样的薄膜似乎也不见轻松,原本快速前行的白银天分身动作慢了下来,选择在一个荒废的小世界上停顿。

   掏出那把恢复“单身”的镜子,他好奇的掐了个法诀,在镜面上轻轻一抹。

   眼前所见,让他若有所思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我最近接二连三的使用这个镜子,得到的答案都是,这个镜子除了显示雪花,什么也看不见,仿佛坏掉了一般。”

   他不信邪的又继续施展术法,反复查看,得到的答案还是不行。

   这让他有些颓然的埋下头,一个生气,又把镜子像个垃圾一般丢得远远的。

   镜子正好抛飞到黑色身影跟前,被他一把接住。

   “这么好的东西,一天到晚乱扔,真该打屁屁。”

   黑影拿着镜子,在手里转了一个圈,耍帅的对着自己照了一下,似乎对自己笼罩在阴影里的颜值十分满意,得意的吹起了口哨。

   “好你个黑鸦,阴魂不散的,走哪儿都有你,有意思吗?哼!”

   白银天分身眼皮子都没给黑鸦抬一个。

   黑鸦不以为意的上前,“谁让师傅他老人家把这个宝贝千世镜给了你呢,我不来跟着你,怎么借用?”

   “呸!你拿走吧,我不要这破玩意儿了,一点用也没有。”

   白银天分身气呼呼的道。

   “你这家伙,怕不是太懒了,修为下降了吧,这么一个法宝被你虚置,我都替它觉得委屈。”

   “委屈?它一个破法宝懂个屁啊,还有七情六欲了嘛。”

   白银天分身对此嗤之以鼻。

   打死他,他也不会相信,这世间还有法宝拥有情绪的。

   “你可别太自信,就在刚才。你把那子母连心绳给了那个年轻的后生,对吧。”

   白银天分身想也不想的就怼了起来,“对啊,我给了,怎么的?有什么问题吗?”

   他若是敢说他一个不是,他绝对要打得他满地找牙。

   “你啊你啊~~真是~~~别人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你是捡了个烂西瓜,丢了个好西瓜。”

   白银天分身就像炸毛的猫。一下子蹦哒跳跃起来,“姓黑的,别在这危言耸听,什么烂西瓜?你今儿个要是说不出个一二三来,小心我不饶你。”

   “你可知,你丢出去的那个子母连心绳,被那个年轻人取了一个名字,叫小乖乖。”

   “切,这有何大惊小怪,值得你在此说道。”

   白银天分身为了充分的表达自己的不屑,把脸暼了开去,看也不耐烦看一眼那个黑鸭。

   黑鸦叹息一声,“我想说的是,那个后生问那根绳子,问它可否喜欢新名字,若是喜欢,就缠在腰间,若是不喜,就缠在手腕上。然后,那条绳子很有灵性的,自己就寄挂在那个后生的腰板上。”

   “偶尔显灵而已,也许只是个巧合呢?”这种争论似乎让白银天分身感到疲惫,有些懒羊羊的指着身侧空落落得地方,下了逐客令,“我不想和你讨论这一点,你可以走了。记得把这面破镜子带走,别让我再看到它。”

   这个宝贝若不是师尊他老人家给他的,他早把他丟哪个旮旯角落里积灰去了,更不要说厚着脸皮,从一个年轻人身上把它要了回来。

   黑鸦虽然很讨厌,但是,他也是师尊的徒弟,往后宝贝由他保管,再好不过了。

   至于他,眼不见为净,从此以后当个甩手掌柜挺好。

   黑鸦有些遗憾的把千世镜丢回给白银天分身,“这玩意儿,大概真的坏掉了吧,我也看不出来那个想要查找的人,真的是……”

   他也是在沉睡中,备受一个人的三番五次骚扰,就想把人揪出来,狠狠惩治一番。

   这么一看,却是有些难办了。

头像
百度